风险货币和对冲货币(具有对冲属性的货币)

时间:2022-07-03 18:52:54作者:临岸却孤独浏览:

目前对避险货币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经济风险方面。一般用股市(通常是美国股市)的波动率指数来代表经济风险,通过检验货币汇率与股市波动率的相关系数来衡量一种货币是否是避险货币。如果是负相关,则意味着当资本市场避险情绪强烈时,投资者会增持这类货币资产,即避险货币。按照这个标准,日元、美元、瑞士法郎都符合避险货币的标准。

虽然是一个小群体,但研究者一直重视地缘政治、安全和政治互信对资产选择的影响。换句话说,当我们把对风险的关注从经济风险扩展到地区争端、地缘政治、气候变化等风险时,区分避险货币的标准会更加多元化。各国外汇储备管理机构在资产选择上最注重安全性,因此研究往往是在此基础上进行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史学家巴里艾肯格林是这一领域的代表人物。他把各国央行对外汇储备的选择分为两个原则:“水星”或“火星”原则。水星原则是指考虑经济因素和业务往来作为外汇储备构成的基础。是否持有部分外汇,持有多少,主要看其在贸易和金融方面的用途。原则上,火星上外汇储备的构成更注重安全和地缘政治等因素。一般来说,与某种储备货币的发行国有地缘政治同盟或军事同盟,并保持高度政治互信的国家,会在其外汇储备中配置较高比例的这种储备货币。艾肯格林对一战前储备货币的分析表明,通过建立军事同盟,一种货币在盟国外汇储备中的份额可以增加30%。目前,在控制主要经济因素(特征)后,需要美国安全保障的国家(如日本、德国和沙特等无核国家)的外汇储备构成中,美元的份额明显高于不需要美国安全保障的国家(如中法俄等有核国家);作为欧洲主要经济体,德国外汇储备中美元比重明显高于法国;作为能源和大宗商品出口国,沙特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明显高于俄罗斯;日本作为美国在东亚的重要贸易伙伴和顺差国,其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明显高于中国。

目前,非经济因素影响储备构成选择的最明显例子是俄罗斯央行的行为。考虑到美俄关系和美国制裁的风险,俄罗斯央行在2014年启动了外汇储备去美元化的进程。2018年上半年,俄罗斯央行储备资产减少900亿美元,占美元资产的25%,增持了黄金、欧元和人民币资产。根据俄罗斯央行2021年年度报告,2022年初,美元在俄罗斯国际储备中的份额进一步从21.2%降至10.9%,份额还增加为黄金、欧元和人民币资产。即便如此,从俄罗斯超过3000亿美元的欧元储备被冻结的事实来看,所有欧盟和G7加入制裁的危险仍然超过了俄罗斯的预判。

有鉴于此,综合考虑经济和非经济因素,储备资产多元化已逐渐呈现趋势,人民币将被更多的储备管理者选择为储备资产。美元在外汇储备中的比重从1999年的71%下降到目前的59%。同时,调查显示,全球有30%的央行表示计划在未来两年增加人民币在外汇储备中的份额。根据巴西中央银行于当地时间3月30日发布的《国际储备管理报告》,人民币在其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从上一年的1.21%升至2021年的4.99%,为2019年人民币进入其货币篮子以来的最高水平。巴西学者认为,中国作为巴西最大的贸易伙伴,对于巴西央行增加人民币和其他非美元外汇储备的份额是一项“积极”和“务实”的措施。以色列央行还宣布,从今年开始,其外汇储备货币组合将从美元、欧元和英镑的三重组合扩大到人民币、加元、澳元和日元,2022年人民币的比例将升至2%。

从安全等非经济因素看避险资产,带给我们两点启示。一方面,这将为人民币作为储备资产和人民币国际化提供新的发展机遇和动力,要求我们不断推进金融市场的双向开放,通过开放促进金融市场的改革和建设,为国内外投资者改善兼顾安全性、流动性和收益性的优质中国资产。另一方面,我们对外资产的选择也要充分考虑多重因素,统筹兼顾安全性和开放性,坚定推进对外资产的多元化和多样化,“藏汇于民”。

标签:储备外汇货币资产美元